今天的驚喜已經超越「喜」的境界,來到驚「嚇」的地步了。
當然不代表我不開心,只是太突如其來,讓我反應不過來。XD

早上跟依小笨去看電影。

黃金羅盤是部好電影,雖然有人嫌他劇情進行得太快,但是我卻獨愛這樣明快的節奏。
尤其是在龐雜的架構之下,大部分的劇情還可以被完整交代,而無任何的不適感。
剩下的可能就要看過書才能夠進行評論。

中午去時光吃飯。

時光是間可愛的店,整個店面充滿了小熊;大的中的小的,毛茸茸地迎接每個客人。
很久沒有好好的發掘美食,這算是難得進行的探險,來自平淡生活。

不冷的冬天,溫暖的台南。
陽光在人行道上跳躍,翠綠的陰影流動。

在等待時光空出位置來的閒暇時刻,我跟依小笨去四處逛逛;好久沒去的有你真好,
巧克力依然散發濃郁的香氣,精緻的手工包裝總讓我懷疑誰捨得拆開,過往依舊清晰,
只有我們跟當年不同。

在有你真好的店裡收到簡訊,是可樂先生。
我狐疑的打開簡訊,心裡面想的是:他應該是傳錯了吧,不然就是中華電信鬼打牆,
又把八百年前的簡訊傳給我。

(傳錯雖然沒有發生過,但是算合理的懷疑。)
(中華電信則是發生過,也算是合理的懷疑。)

我打電話給可樂先生。

我:你傳簡訊給我喔??
他:對啊,妳晚上有沒有空??

我:(驚)你在哪裡啊??





他:我在嘉義......





我:(驚驚驚!!!)你在嘉義幹嘛??
他:我要流浪台灣啊....

(是誰會相信這種話?? =.=)

然後接著我跟依小笨走回時光去吃午餐。
時光的餐點上得很快,至少我個人並不覺得等待很久。

雖然我並不滿意他的音樂,即使聖誕節快到了,也不用一直播放聖誕應景歌吧??

吃完飯回到我家幫我重灌電腦,EXCEL在重灌完之後還是不能用,
更慘的是,後來連WORD跟OUTLOOK也不能用了。

我的OFFICE病入膏肓,得了不治之症。

緊接著就是要送依小笨回家,去接廖可樂。
氣象說有寒流,台南卻要入夜之後才聽得到寒流的腳步聲。

騎車到台南車站,手被風颳得很冷,冬天果然不適合騎車。

可樂先生會在這個週末出現,完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所以下午重灌完OFFICE後,我就臨時在網路上找間我也沒吃過的餐廳,
決定兩個人的晚餐就交給這間未知的餐廳。

餐廳是洋蔥咖哩工坊。

我沒有吃過所以有點難找。
地圖上畫在永福國小的旁邊,但是我忘了比例尺很大。 Orz

騎進緊鄰國小的小巷子,發現餐廳根本不可能在這個地方。 XD
(巷子真的太小,只能容下一台機車。)

後來我想到地圖搞不好不會顯示這麼小的巷子,
那就表示餐廳說不定其實是在過去的一點的大馬路上

於是我們就騎到中正路和永福路的交叉口,可是我又心想,
那家店的店址是在永福路不是在中正路,就這樣心念電轉之間,
抬頭就看見洋蔥咖哩工坊的木製招牌,在光線不足的路旁沉澱著。

店很多人,我們決定等待。
我想這是等待的一天。 

等待期間,我們先往民權路的方向走,想去尋找是否有其他的選擇。
卻發現這地方很寂靜,幾乎沒有太多可以落腳的餐廳。

往友愛街走,經過友愛街,來到府前路,再過去就要到達新光三越的地盤了。
我想新光西門店附近,除了吃不起的大億麗緻之外,
我們應該還是回到洋蔥咖哩去比較適合。

走過了整條街,大概就會放棄其他的念頭。
所以我們坐在店門口等待。

洋蔥咖哩的風格很樸實,原木的裝潢很溫馨。
沉重的木門,昏黃的燈光,水裡的玫瑰緩緩滋長。

我們聊到九點半。

全部的客人都走光,我們從後面的座位換到前面,
直到最後兩個客人走出餐廳,總覺得不好意思耽誤店家打烊的時間,這才選擇離開。

走出店家門口,看見小林煎餅。
可樂先生說現在看起來人似乎比較少了,那我們去排隊看看吧??

只是還來不及輪到我們,店家就宣布賣完。

夜裡的台南,黑暗中點點的燈光。
總覺得和台北的燦爛不同,少了那麼點喧鬧,像是三三兩兩的好友相聚,
不似台北整片的燈火通明,如同一場盛宴。

接下來無處可去。
我們騎著車遊蕩,騎至我家後面的國中。

沿著小路騎至可樂先生要借宿朋友家,又騎回我家後面的國中大門。
漫無目的,只為了確定如何從他朋友家騎至我家。

很久沒有不為什麼,就只為了小小的堅持而去做,
小小的目的連自己看的都覺得好笑。

我們停留在國中的大門口等待他的朋友來接他,可樂先生拿出他新買的相機,
讓我看看他在嘉義停留下的足跡。

北回歸線碑、射日塔、火雞肉飯、
不加糖水加豆漿的豆花、粿仔湯裡居然是蘿蔔糕。

看著看著,我突然想起小時候每個禮拜幾乎都會全家出遊的場景。
跟爸爸公司的同事遊遍台灣,中橫南橫北橫。

寶來、台東溫泉老爺酒店、墾丁的藍天和滿天星斗、
太魯閣和蘇花公路、合歡山、清靜農場。

回憶,誰也奪不走。

e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