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我不存在,所以我看得最清楚。
                 ──出自《如影隨行》,YEA
存在和不存在要如何定義??
有人看過有人記得有人放在心上就是存在??

那我想,無人可說何為幻想。

YEA不存在,因為她只是露露的幻想朋友;
YEA存在,因為至少露露看過記得而且放她在心上。

是否如此,所以當露露遺忘YEA的時候,YEA就不存在了。


劇本有「靈異第六感」的影子,但是總有些說不上來的什麼,
劃分這兩部,好像很相似的劇本。

雙舞台的設計,移動的屏幕遮擋住即將到來的未知,
燈光流轉,從左到右,從右到左。

不知不覺被劇中人物所吸引,緩緩直起身,
投入這場撲朔迷離的漩渦當中。

親子家庭、愛情友情、事業未來、存在虛無。

演員舉手投足之間,存在於劇本中不存在的人鮮活起來;
在幕起幕落間,存在於多人之間不存在的問題浮現出來。

他們都說,大橋和夢如是佳偶天成,他們恩愛幸福美滿無懈可擊。

可是那是誰??
是誰創造的完美。

看得見的婚姻完整無缺,看不見的裂痕悄聲蔓延。

如果存在只在眼際之間徘徊,那這段婚姻的確不容質疑;
但偏偏這樣的存在只有虛幻,這段婚姻只殘餘腐敗的愛情。

總覺得這樣的結局是沉重,我看著三人走向不同的道路,
彷彿早就決定好,不能共享未來之後的未來。

天使失去翅膀,無法飛翔的是靈魂,還是難以碰觸的傷痛。

我在劇中迷了路,跟隨演員的情緒起伏,
大橋開槍的那刻,我的思緒跟著沉澱,好像看見結束的記號。

只是這才是所有的開始。


心理學無所不在,文明病讓心理學崛起,
緩緩沁入各種娛樂行業當中。

電影、電視、音樂劇、舞台劇。

每個治療師需要被治療,心理學之所以吸引人,
並不在於教導你如何了解自己,而在於用怎樣的角度看待自己。

治療是為了自我探索,某個老師如是說。

婚姻諮商師總是勸人離婚,而著名的諮商師婚姻總是不美滿。
到底是不完整的人生造成諮商的前進,還是諮商的前進領悟了人生不會完美??

夢如是藝術治療師,她需要被治療,
在那個清清楚楚知道,自己可以永遠擁有浩凡的腦中,
或許她想要擁有的並不是完美的浩凡,而是不完美的大橋。

我們都知道,眼見不能為憑。

有太多的事情在我們的身邊發生,太多的圓圈交錯環繞;
即使不以我自己的為圓心,也不免要被劃入他人的圓中。

在看不見圓的同時,誰又知道,誰與我們隨行。

--

夢想彩虹,如飛躍雲霄;我的愛,我與妳同在。
茫茫人海,勇往直前;我與你,如影隨行。

e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