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色風鈴木開了滿樹,
像是落了一林子的陽光。

俯拾即是的燦爛。

剛從台北回到台南,突然好想喝波哥的飲料,
又想起從火車站走到家的途中,路邊盛開的黃色風鈴木。

於是我拿起相機,騎著機車,
先買了杯茉綠凍飲,然後去到誠品對面的小公園。

東豐路整路耀眼的繁花已經落盡,
這裡的花卻正婷婷嬝嬝的綻放。

小葉欖仁伸展著翠綠欲滴的葉子,
襯著金黃美麗團花。

這裡是台南,
滿樹陽光,璀璨府城。
--
我只去了誠品那邊,回程繞到東豐路,
看見東豐路大概都落光了。

花季的尾聲。

回家時後甲國中已放學,我稍早看見的滿地殘花掃盡,
一棵晚開的黃色風鈴木孤獨的站在圍牆旁,寂寞的嬌豔盛開。

樹下一個疲倦學生低頭看著課本,等待接送。

迎風燦燦的風鈴木和樹下無視的學生,
這樣值得飛翔的年紀卻看不見身邊的美景。

e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