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六考完了最後一間高醫,我卻沒有什麼考完結束的感覺,
四天來想沉澱些什麼,想打破長久的沉默,
只是有口難言。

發生的事情太多,分分秒秒都有不同的感受,
想紀錄無從寫起,或許我沉默太久,忘了怎麼說。

想寫色戒的心得文,那婷婷裊裊的情緒還在縈繞,
想寫和許多人談過的感想文,那纏纏繞繞的思考還在飛揚,
想寫最近發生的事情,那沸沸揚揚的消息還在蔓延。

可能我太貪心,所以釐不清。

--

靜待我能夠再度使用文字的那天。

想看螢火蟲,想看油桐花,
想去旅行,想說話。

e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