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發生了很多事情。

今天去到辦公室,上班,
順便跟同事聊聊將來的路。

畢業已經兩年,我對這兩年都在準備考試的狀態有些不滿,
但我也很清楚我並沒有後悔,只是焦慮。

當我看到別人都認真的在工作或唸書的時候,
突然覺得只有自己還停留在原地,什麼都沒有得到。


和同事聊有個好處,就是她們真正懂得臨床的難處,
以及這並不是想要就可以得到的棒棒糖或者甜甜圈。

我常聽到所謂的冷嘲熱諷,或許是針對考了三次到今年還是只有備取的我,
或許是針對到現在還沒開始工作的我,又或許是針對不知道在堅持什麼的我。

很多人對我說:「妳真的很堅強又很勇敢。」

但是到現在,就連我都開始懷疑這條路是不是真有那麼難走??
還是只是我根本就不適合這條路??

開始想要換跑道的我,卻又得到另一個工作機會,
當然到現在為止它還只是一個機會,還沒有變成工作。

於是我的掙扎越來越明顯。 Orz

最近找了很多人資的資料,因為我開始覺得或許我可以改走人資,
這是我可以繼續和心理學為伍,但又不那麼必要唸研究所的一個方法。

跟同事聊,雙胞胎的姐姐說:「妳可以再考個一兩次再看看吧。」
羅瑪莉說:「我覺得妳如果一直待在這個領域,總有一天會考上的。」

我跟姐姐說:「我已經考三次了還要再考一兩次??」
姐姐居然回我說:「哎呀,臨床考個七八次的大有人在啊,考研究所是時也命也運也。」

(這真的是很奇妙的一個領域吧。 XDDDD)

不過姐姐也跟我說可以嘗試別的工作試看看,
多看看如果真的還是覺得喜歡臨床再回來唸書也不晚。

當她們說其實畢業三四年以後再回去唸書也沒有關係的時候,
我突然覺得如果我工作兩年之後,再考上研究所去念書,其實也不是那麼久遠的事情,
又或者該說,不是那麼讓我排斥的事情。

(我本來覺得畢業那麼久才回去唸研究所不太好。)


部落格很久沒有更新,某個原因是我沒有動力去更新,
雖然還沒有到把msn上的人通通都封鎖的地步,
但是我的的確確知道自己不想和別人交際應酬。

那天有人約我回去同學會,結果我回絕了。

並不是因為我不想看到同學們還是什麼,
我也很清楚他們是我的朋友,我沒有排斥和他們來往。

只是我還是沒有那個勇氣去跟別人解釋我的現況,
更甚者是不想耗盡心力去掀開這纏纏繞繞的線團釐清一切。

不是說他們不懂我的心情,而是要說出口那刻的複雜,
如果連我自己都還沒有辦法體認,沉浸在迷惘當中的未來又怎麼會有輪廓。


公主大人的網誌上寫:「希望你們都可以堅定到最後,實現你們的夢想。」

然後我回頭看著高懸在面前的夢想,
那差一點點就伸手可及、卻也因為差那一點點就遙不可及的夢想。

我說:「放棄比堅持更難。」
如果這真的是我的夢想。

e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