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一天。

今天本來是非常正常而美好的星期二,
早上老闆在診間看診,下午則不在會去別的醫院看診,
而且晚上他要請學生去看電影,所以確定不會回醫院。

這就表示我們可以在辦公室胡作非為,
可以上網聊天都沒有關係,反正老闆不在。

沒想到這一切就從11點多那通我媽媽打來的電話開始,
註定了我今天美好的星期二會非常與眾不同...Orz


前言:羅瑪莉交了男朋友非常開心而且甜蜜,
   但是因為他們是網路上認識的,所以這就代表著一件事情。
   那就是,我們這群朋友完全不認識那個男生!!

註記:他們是在PTT上認識的,男生以前是批踢踢的小天使。


正文:

11點多的時候我媽媽打電話給我,
我接起來,媽媽劈頭第一句話就是「羅瑪莉不見了」。

當場我就愣在那邊,
媽媽接著說:「派出所打電話來,羅媽媽打電話去派出所報案說羅瑪莉不見了。」

我突然覺得這件事情十分沒有現實感,
於是我就問我媽說:「羅瑪莉不見了??真的嗎??」

媽媽:「對啊她媽媽說從昨天下午一直打她電話,都有通但是都沒有接。」
我:「所以是到現在都沒有接電話喔??家裡電話咧??」

媽媽:「就都沒有人接啊,現在怎麼辦??」
我:「這樣好了,我們家不是有羅瑪莉租屋處的鑰匙嗎??
   妳先去羅瑪莉家看看,確定她到底有沒有在家,我打去辦公室問。」
(但是其實羅瑪莉已經離職了,我是想說同事文怡應該知道羅瑪莉的下落。)

媽媽:「可是沒有人陪我去...」
我:「媽,妳就叫管理員陪妳上去就好啦!!」
(阿娘,我人在台北,妳要撒嬌麻煩找老爹行嗎??)

然後掛斷電話之後就開始了我的尋人之旅。

首先我已經忘記辦公室的電話,只好上網查,
幸好我還記得辦公室的分機號碼,
也幸好今天是禮拜二才能這樣讓我肆無忌憚的上網。

打電話到辦公室先找文怡。

文怡:「對啊,我也都找不到她,從昨天打電話開始都沒有接!!(激動)」
我:「她媽媽已經去報警了,還是你知道她去哪邊了嗎??」

文怡:「.....她去花蓮了...」
我:「=.=......好,沒關係,那我打電話問問朋友看知不知道那個男生的電話。」

文怡:「啊對,不要跟妳媽媽說她去花蓮喔,怕這樣對她不好。」
我:「喔喔,好啦。」


然後我打電話給依小笨,因為依小笨有個朋友是批踢踢的小天使,
我之前就知道那個朋友小桃跟羅瑪莉的男友有些微的交情。

(但是今天證明,那個交情真是些微到不能再些微了。 Orz)

我:「小孩,羅瑪莉失蹤了,電話從昨天打到現在都沒人接,
   辦公室同事說她應該是去花蓮找男友,
   麻煩妳幫我問問小桃知不知道她男友的電話。」

依小笨:「可是小桃跟那個男生沒有很熟,所以我也不知道耶...」
我:「沒關係啦,反正就先問問看,真的不知道電話再說。」

五分鐘以後。

依小笨:「小桃沒有接,她昨天有說她今天早上要跟校長開會,
     現在可能要等她開完會回電了。」
我:「好沒關係,總之就等小桃的回電,啊不過我的手機要沒有電了...」

掛斷電話之後我就去跟護士借了手機,
護士問的問題都很奇妙,很有精神科的職業病。 XDDD

啊你朋友失蹤了,有沒有自殺的可能??(好好的幹嘛自殺??)
有沒有跟男朋友吵架??(護士妳是怕她被男友殺掉嗎??)
還是有沒有跟媽媽吵架??(這是推論只是單純的離家出走??)


接著我打電話給唯一看過羅瑪莉男朋友的純真,
我想說羅瑪莉帶著幾個室友去花蓮找男生玩,說不定會有電話吧。

電話通了之後就一樣是解釋羅瑪莉失蹤的事情,
然後強調羅瑪莉是真的失聯,已經嚴重到羅媽媽去報警了。
(我總覺得這樣大家才會認真幫忙找。 Orz)

純真:「我怎麼會有她男朋友的電話??」
我:「是喔,那怎麼辦??妳們以前的室友會不會有??」

純真:「不然就是打電話去東華大學財法所問...」
我:「可是又不知道那個男生的名字啊...」

純真:「我也不知道那男生的名字,我只知道他的綽號...」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請把男友的真名告訴朋友。 Orz)

我:「那怎麼辦??總不能打去說我要找XX吧...」
(最好是這樣人家知道你要找誰啦...)
純真:「那不然我先問我們以前的室友知不知道好了。」

過了十分鐘之後純真打來。

純真:「沒有人知道耶。」
我:「我有想到說,打電話給陳阿吉請他去財法所的系辦幫我問...」
(陳阿吉是我為一想得出來在唸東華的人了。)

純真:「好啊,那個男生之前是唸台北大學的,
   我請我台北大學的朋友去幫忙問有沒有人認識。」

於是我們就想出了一個辦法,就是把她們去花蓮玩的照片印出來,
然後叫陳阿吉跟台北大的同學去問這個人有沒有人認識。


我們分頭去進行,我打給陳阿吉,
不過覺得非常的不好意思,久久沒聯絡一聯絡就是要人家幫忙。

不過打了很多次陳阿吉都沒有接電話,
我想去買個午餐又怕地下一樓的收訊不好,
只好心不在焉的買了便當上來護理站吃飯。

然後我媽媽打了電話過來。

媽:「剛剛羅瑪莉的媽媽打電話給我,一直哭一直哭,
   她說請我去奇美醫院看一看啦...」
我:「幹嘛去奇美醫院??」

媽:「阿就她媽媽去問神啊,神明說她在醫院...」
我:「(不是吧,她明明就去花蓮啊...)...沒有啦,同事說她出門了。」

媽:「出門?!啊是去哪裡??」
(雖然我媽知道羅瑪莉交男朋友,但是文怡說叫我不要講,人真難當。)

我:「(心虛)...就出門了嘛...」
媽:「對啊,那到底是去哪裡啊!!」

我:「(豁出去了)...她去花蓮找男朋友啦!!!」
媽:「(開始碎碎念)....那我現在到底要不要去奇美醫院??」

我:「就去一下啦,這樣也讓她媽媽比較安心。」
媽:「那我要怎麼跟她媽媽說??」

我:「就跟她媽媽說我們動用所有的人力在找了,請她媽媽再等等。」
(這句話真的是有夠官方說法的...Orz)


然後我媽掛掉電話之後我聯絡上陳阿吉,
我請他幫我去那個男生的系上問問看那個男生的聯絡方式,
可是因為到現在我們都還不知道那個男生的名字,所以還是用照片辨認法。

不過實習生學妹提醒了我一件事情,
那就是男生很可能在批踢踢上會有些許的資料。

於是我就去他們班版找了很久,幸好羅瑪莉有跟我說過那個男生的ID,
也幸好我還記得那個ID的「形狀」。

於是我們終於可以放棄照片辨認法,我找到男生的名字了。 Orz


這個時候真正可怕的事情來了,
依小靜打電話來。

依:「妳確定羅瑪莉人真的在花蓮嗎??」
(拜託妳不要嚇我,她不在花蓮我真的不知道要去哪找她了。)

我:「同事說她在花蓮啊...」
依:「可是小桃跟那個男生共同的朋友說,男生說雙十節要去台南找羅瑪莉。」

這個時候我整個人真的差點要崩潰了,
應該是非常疲倦到不行卻沒有半點進展的狀態。

我:「總之,現在先找到那個男生的聯絡電話再說,
   我不管他後來可能又跟羅瑪麗另外約什麼,先找到男生的電話吧。」

依:「可是小桃也沒有那個男生的電話,他們沒有很熟。」
我:「拜託小桃去問問他們以前那些小天使,可以問的拜託都問問看。」

說真的這個時候我才開始真的很擔心,
如果羅瑪莉真的跟那個男生約雙十節的話,
那怎麼會跟文怡說她要去花蓮?? 又到底去哪裡了啦!!!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管交往多久,都要把男朋友的電話給朋友。)


然後我大學同學看到我的msn暱稱就來問我羅瑪莉怎麼了,
我就說,羅瑪莉失蹤了。

同學還以為我在開玩笑,我就說是真的,她媽媽已經報案了。

同學:「靠腰,是真的喔??」
我:「是啊,是真的。」(已經疲倦到笑不出來了)

然後大學同學去問羅瑪莉另個大學好麻吉,
麻吉說她禮拜六還跟羅瑪莉通電話,她人在花蓮有帶手機。

這時陳阿吉來回報說,系辦不肯透露那個男生的資料,
陳阿吉要上課我也不好意思請他在那邊等系辦小姐聯絡上那個男生。

不過陳阿吉說有一個學生說可以幫他通知看看那個男生,
所以現在可以先等等那個學生的消息。

然後.......
  然後.............
    然後................

羅瑪莉打回來了。 Orz


接著我必須先跟陳阿吉道歉麻煩他這麼多,
順便請他幫我謝謝那個財法所的學生,真的很不好意思這麼麻煩人家。

然後打電話給純真,他台北大學的同學還在幾百人的系上尋找男生的資料,
而且因為不是同屆的所以找起來格外的辛苦。

最後打給依小靜要跟她說人找到了,
對小桃非常不好意思,謝謝小桃幫忙聯絡那個男生。

但是就在我要打給依小靜的時候,
才響了一聲,手機就沒有電了...

(找到羅瑪莉以後我就把電話還給護士了。)

我知道電池電量不足,但是就剩一通讓我打完吧,
沒想到不只我累了我的手機也累了。


這個時候大約兩點多,我去市療的時間到了,
所以就騎著機車去市療收案。

原本收完案之後應該要在那邊把病歷給看完的,
但是才看了二十分鐘我就覺得好累好累。

騎著車回到醫院,學妹問我要不要睡一下,
可是我很累很累閉上眼睛卻睡不著。

總之,是個超級驚恐的一天。 Orz

我真的動用了全部的人力,
現在社團跟大學同學應該很多人都知道羅瑪莉的失蹤記,
還加上之前的同事,全辦公室也都在找她找不到。

麻煩大家,交了男朋友,就算才交往一天,
也把電話跟真實姓名留下來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rty 的頭像
earty

earty

e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