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了異次元,就回不來了喔。
這樣,你還要去嗎??

........你還要去嗎??

             ── 囧男孩


我知道大家都比較喜歡林艾莉那句「只要記得微笑,就不會害怕」。

但是我卻沒有辦法忘記在最後的時候,二號睡在拋錨的公車上,
窗外是藍得不可思議的天空,來自異次元的聲音低沉的詢問...

你還要去嗎??

要從騙子小孩長成騙子大人嗎??
要從這個世界去到異次元嗎??

每個人都有童年,每個人都會想起很多很多關於自己的事,
我想起小時候假裝自己可以搭乘棉被做成的太空船,去做太空旅行;
想起國小男生和女生的戰爭,最愛在桌子中間劃線然後說「你不可以超過」。

家庭破碎的小孩讓我心裡總是無限惆悵,
騙子一號總是讓我想起安親班的小孩。

那個小孩聰明伶俐,喜歡在課堂上大吵大鬧,
或者是像一號那樣唱著歌,改編自各式各樣的歌曲來羞辱老師或是同學。

他總是會把莫名奇妙的話掛在嘴邊,
偏偏不管在哪裡都是孩子王。

騙子二號是標準的小跟班,總是跟著騙子一號團團轉,
每個代表他們友情的東西都很珍貴,當然一號要去的異次元也很重要。

林艾莉是最標準那個乖乖牌的女生,
就是那種小時候幫全班女生排名「十大美女」的時候,理所當然會上榜的女生。
(不要懷疑,小時候我的男同學們真的會幹這種事。 XD)


一號二號都是家庭破碎的小孩,
他們沒有什麼被管理的經驗,父母對他們來說只是個名詞。

我小時候最討厭大人賴皮或者說謊,每每答應小孩的事情卻都做不到,
對我來說,或許當初從來沒有承諾過還比較不傷心,
而期望之後的失望,才是我牢牢記住那些失約的過往的原因。

快樂王子把他身上所有的東西都送出去之後,還剩下什麼呢??
小孩在失去那樣純真美麗的童心之後,還剩下什麼呢??

快樂王子不能夠回復他金光閃閃的外表,
小孩去了異次元之後也就回不來了。

在這部片子當中,我們不需要很認真的去思考,
到底有沒有異次元、到底一號的媽媽在不在夏威夷、
到底玩滑水道一百次之後會到哪去、到底十支電風扇能不能前進異次元??

或許只要去相信那些都是真的,
在孩子的想像當中都是貨真價實的。

他們的現實生活太過殘酷,有異次元這樣的目標才有想像空間,
他們真的相信可以去異次元嗎?? 

我想我小時候也是確信過我不是我媽生的。 XDDD

相信有什麼不好??
我想現在的大人最缺乏的可能就是相信,
相信彼此、相信世界、相信夢想。

卡達天王靜靜的站在櫥窗裡看著窗外的世界,看著那個老闆欺騙小孩,
看著比小孩更精於欺騙的大人,剝奪了應該屬於小孩的禮物。

可以相信跟不能相信,所謂的大人難道真的比較值得原諒??
所謂的大人難道真的可以說話不算話??

小孩長成了大人是因為成長,
還是因為被吃掉了相信的能力??


一號的爸爸是精神病患,所以在看電影的途中我常常出現職業病,
試圖想要去理解他爸爸到底是得了什麼疾病,又覺得他爸爸的功能太差,
這種病人照顧起來特別的辛苦,更何況一號不過是個小孩??

我想著一號被帶走的那幕,想著他為了彌補自己的過錯而打破櫥窗,
想著他快樂唱著歌的臉,想著他想要去異次元的熱情。

我想著二號去求大人打電話給一號的媽媽,想著他跟二號吵架,
想著他生氣瞪人的眼睛,想著他拍著妹妹哄他睡覺的輕柔。

這樣的片段在我的腦海中不停的湧現,
搭配著低沉的詢問「你要去異次元嗎??去了,就不能回來了喔。」

每個小孩都渴望長大,
曾幾何時歲數從最開心的事情變成不能說的秘密??
曾幾何時我們開始對生命失去了熱忱??

一號的爸爸沉默而呆滯的坐在海邊,一號得不到任何的讚美以及鼓勵,
他在學校並非名列前矛或是個好小孩,又或許他想要的,
不過就是爸爸可以伸手揉揉他的頭跟他說你好乖。

這樣平淡的無奇的話語,對正常家庭的小孩來說有什麼困難??

我卻很難過的為此偷偷紅了眼框,
為那個滿頭亂髮什麼都不知道的爸爸感到惋惜。


聽著那個聲音詢問著說「這樣,你還要去嗎??」,
我偷偷的在心裡面替他回答,可是,沒有人可以不要去啊...

這部片真的很傷心,
我覺得還需要一點時間消化...

--

依小笨說:「現在的電影越來越寫實了,好可怕。」

所以我說啊,這是個殘酷的世界,殘酷的現實在身邊看的還不夠多嗎??
請不要再批評看小說的人了,我們只是想保存一點快樂的資格。

e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