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不知道人生什麼時候會轉彎。

或許就是這樣,才會是一場未知的冒險,
在苦中作樂的同時,記住那些曾經眷戀的臉孔。

跟宜潔好久沒有見面了,可是見了面好像還是當初高中那樣,
沉浸在台南耀眼的陽光當中,笑起來琅琅如風聲的我們。

妳說:「真高興我們還是我們。」
我說:「總有些什麼是不會變的。」

例如台南的微風白雲還有豔陽,例如妳和我。


二十六二十七二十八歲是一個瓶頸,
妳也有同樣的想法吧,總是在想,自己到底在幹嘛??

當忘記流星、忘記河堤、忘記貓空、忘記漁碼,
忘記那些在生命中最美好最輝煌的燦爛時。

幸好還有妳們,讓我想起。

e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