煙花的尾巴

我不知道我是單純對這份工作倦怠
亦或是接連著對這樣的生活倦怠

安親班有一個小孩很難伺候
不想把所有的心力都放在她的身上

偏偏她只要我多催幾次就會發脾氣

發脾氣不是那種大吼大叫的發脾氣
而是坐在那邊什麼也不做 然後就開始哭

這種會輕而易舉就哭的小孩到底該怎麼辦??

每次看到她哭我就覺得自己很無力
很想很想嘆氣 卻又無從發洩
我努力的想 是不是因為我根本就不想待在這邊
所以這一切都變得這麼難以接受??

如果我選擇一直留在這個地方
那我是不是就會認命去想辦法對付那些小孩??

現在連背我最討厭的英文單字都變得很有趣
我昨天發現這件事情的時候 突然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讀書的動力來自我討厭的工作嗎??
居然連背單字都覺得是一種樂趣了...

--

晚上回家看見煙花
紅的 綠的 黃的 藍的

然後沒了

我想可以看見一場煙花的尾巴
大概是今天最值得開心的事情

如果不每天都發生一點好事
我能撐到什麼時候呢??

--

我開始 想找人說話了

e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