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滂沱
雨廉無時無刻擋住我的視線
看不清楚眼前的一切 也看不清楚所走的路

梅雨季 雨下個不停沒有間歇
灰濛濛的台北落著淚 在公車上和傘花上凝結成串

如果不用出門 我其實不太在意雨怎麼下

下午奇蹟似的雨停了下來
像是上天的補償 一停就是一個晚上

我們去了一趟IKEA
反正無處可去 就去大賣場逛街

我跟可樂講著安親班小孩的事情
講著講著我都要嘆氣

每每看到那個孩子我就好難過
可是卻又沒有辦法為他做些什麼

或許我們只能在安親班讓他好過一點
不要讓別的孩子欺負他 在他表現好的時候對他好一點

如果連家長都不疼惜自己的孩子
到底他還有誰可以依靠??


IKEA的冷氣很冷
我努力的想在廖可樂的身上汲取一些溫暖
雖然我真的百思不解 為什麼他都不會冷但是我冷得半死??

雖然很冷我還是在要離開IKEA的時候吃掉了一個聖代

然後我看到一個女生穿著細肩帶走過去
真是讓我驚訝 在這個冷氣比人強的地方居然有人穿細肩帶不穿外套的

我低頭檢視自己
難道我真的如此外強中乾 身虛體弱??


出IKEA的時候很驚訝的發現還是沒有下雨
這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吧...

我們帶著在IKEA買的餅乾回家
很開心的直接在房裡拆開來吃看看

我想我知道為什麼他要把果醬跟餅乾一起特價了
因為那個餅乾味道非常的"健康" =.=

健康得讓我覺得自己好像在嚼大麥
不加任何調味料的大麥

但是塗了果醬以後就變得不錯吃了
(我想這大概是一種預謀吧...)


晚上看了"吹動大麥的風"

如果那些人不要長得那麼像的話
我想辨識度會高一點 我的心得也會好寫一點

因為如果我分不出來誰是誰的話
真的很難融入劇情耶...

雖然我還是哭了兩次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rty 的頭像
earty

earty

e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