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雨

手機帶出國不是開機用的,當然是拿來當鬧鐘用。
阿擺姊姊說她的手機關機就睡著了,早上不能當鬧鐘。

(另個原因是沒有帶充電器,所以拿來當鬧鐘等到沒電就...)

我跟拉瑪的手機都有帶充電器,關機鬧鐘也還是會響,
於是我們就把手機拿出來當鬧鐘,我調六點半,拉瑪調七點。

快七點的時候我有醒來一下,有覺得自己好像睡很久的感覺,
然後又很納悶為什麼我六點半的鬧鐘沒有響??

心裡面偷偷覺得大概是我的手錶時間不準吧...

結果不準的不是我的手錶,是我的鬧鐘;
因為大家都忘記要把手機的時差調成日本的時間了啦!!

就在七點半的時候我的鬧鐘很愉快的響了起來。 =.=

大約八點左右出門,
地上滿是清晨下過雨的痕跡。

到黃阿姨家吃早餐,吐司加上牛奶,
看見吐司我又有種出梯的感覺,不禁竊笑了一下。

很多人圍在餐桌旁邊一起吃早餐,在這個講話聽不懂的國家,
小小的房子裡卻擠滿了整群說中文的人,感覺非常奇妙。 XDD


古老又現代的大阪城

首次使用大阪卡。
(是說也只能用一天)

大阪卡真是方便的東西,省了很多車票錢,
但是也少了很多可以Keep車票的機會。

車站離大阪城並不遠,出了車站就可以看到大阪歷史博物館座落的公園,
公園旁邊是鼎鼎有名的NHK電視台,還有好像很昂貴的旅館。

護城河很寬闊也很漂亮,波光粼粼的,
映著將近中午的陽光。

大手門看起來非常的古老,木造的門有歷史的痕跡;
走到大門之前是整片如公園的規劃,仔細觀察日本的綠地之後,
我不禁想問,為什麼日本人這麼喜歡種松樹?? @@"

大阪城的天守閣相當金光閃閃而且華麗,
我有點錯覺這並不是古代的建築,否則豈有如此招搖的裝飾??

天守閣裡面不但有電梯,而且連同接下來幾天我都發現,
日本的旅遊景點都會好好的規劃動線,不但要遊客「順路」走,
還要大家沒有辦法回頭跟別人走不同的方向,
否則一定會很容易引來異樣的眼光。

許多景點的樓梯都設計得很小,大阪城的天守閣就是一例,
可能是因為他們的樓梯只給上樓或下樓的人走,
所以才設計那麼狹窄,讓人沒辦法下樓吧。

(我在日本好像很少看到可以同時上下樓的樓梯耶...@@")

可以俯瞰大阪市的頂樓,卻圍了討厭的鐵絲網。
或許是為了安全的考量所以這樣做,但也少了很多令人驚奇的讚嘆,
連拍照都讓人想要想盡辦法躲開破壞畫面的鐵絲網。

天守閣當中有很多關於大阪城的歷史文物,
其中有層樓用影片播放的方式,那個真的很有趣。

不只是單純的影片,而是從前面看去立體的3D影像,
我們行人研究了很久到底這是怎麼做出來的,
最後當然是沒有任何的結論。 XDD

大阪城的蓋章很可愛,雖然我覺得那個自動蓋章系統有點歪,
就不太甘心的硬是要多蓋了兩次,因為我想要蓋得很正啊!!

走出天守閣之後,我們逛著逛著就看到了一顆殘念石,
大家都覺得非常的有趣,所以就每個人都拿出了相機來拍照,
這幾乎是七天以來唯一大家通通都有拍的景點...
(後來大家都覺得實在沒有必要大家都拍啊...不然也不會這麼殘念。 Orz)

要離開大阪城之前大家決定搭遊園小火車到門口。

小火車真的很像玩具,我上了車就把腳伸到對面的椅子上,
剛剛好相對的椅子可以容下我的腳長,
於是我就跟拉瑪說:「拉瑪你看,你就不能這樣做了吧!!」

(根據拉瑪的身高,我想應該很難容得下他伸直的腳。XD)


艷陽高照

又回到道頓堀,我很想吃大阪燒,
總是覺得都來到大阪了當然要吃大阪燒。

我們找到一家很有名的大阪燒,聽說可以自己動手做大阪燒,
不過因為我們根本也不會做大阪燒啊,能不能自己動手就沒差別了。

鶴橋風月好像真的是很出名的店,
雖然我們進去的時候服務生好像有點愛理不理的,
講話聽不懂,也沒打算跟我們講英文。

然後拉瑪就不開心了。 @@"

我在想有部分的原因應該是拉瑪實在是很餓,
而服務生又遲遲不來點餐,大阪燒又要等很久才能吃。

不過大阪燒雖然好吃,就某個程度而言還是太鹹了,
應該是醬料的關係,我只好一邊吃一邊喝水。 Orz

最後大阪燒也沒有吃完,考慮到昨天吃到最後根本吃不下的狀況,
我跟阿擺姊姊決定還是不要吃太飽,留點肚子吃赤鬼章魚燒吧!!

走出鶴橋風月,我開始對每天都要下午兩點才能吃午餐的慘狀感到有點好笑,
我們似乎跟準時吃午餐沒有緣分,
來到日本以後沒有一餐是在正常時間吃的。 XDD

這時艷陽失去了它的威力,
天空默默的下起雨來。

我們衝進附近的7-11躲雨,全世界的便利商店都一樣,
大概是冷氣不用付電費,總是冷得我直打顫。

我正在研究日本的7-11跟台灣的有什麼不同,
盯著雜誌架旁邊整桶的透明小七傘偷笑,
原來不管是在台灣還是在日本,小七都很喜歡賣這種廉價傘啊...

這個時候旁邊一個日本女生突然開口跟我說話,
似乎是想跟我聊聊小七傘或是外面突如其來的傾盆大雨。

但是因為我是連五十音都不會的台灣人,
所以我只能瞬間睜大了眼睛,用很困惑的臉「蛤??」了一聲。

她好像這才發現我不是日本人,
趕緊笑著對我揮揮手,應該是很抱歉她以為我是日本人之類的,
說完幾句我依舊都聽不懂的日文,她就拿起一把透明傘去結帳了。 @@"


鬧中取靜

雨勢漸小,我們走出7-11去尋找個躲雨的地方,
看了看地圖,決定按照行程去上方浮世繪館。

我們找了好一陣子,才在小巷子當中找到小小的門口,
懸掛著上方浮世繪館的招牌。

很不起眼的地方,在熱鬧嘈雜的道頓堀當中,
卻看見這樣靜謐的存在,可以說是旅行當中最令人期待的部份。

浮世繪館很小,陳列著一幅幅日本最有特色的浮世繪。

蜿蜒的樓梯狹窄的往上攀升,
我們邊走邊研究平面的浮世繪。

不像西方的油畫或水彩畫,
過去東方的畫總是沒有使用任何透視法或是漸層,
看起來不像西畫那麼寫實,但是卻別有一種難得的趣味。

我跟阿擺姊姊說:「妳有沒有覺得沒有一幅畫裡的人是笑的??」

然後我們就開始看展覽在各個樓層的浮世繪,
試圖找出任何一個畫中人物是開心的,卻沒有任何的斬獲。

雖然我不知道浮世繪對日本人來說代表了什麼,
但或許他們也只是想要表達人生苦短要好好做人之類的意義吧...XDD

我跟阿擺姊姊看了很久,
有部分原因是拉瑪跟歐擊已經在浮世繪館三樓的椅子上睡著了,
不過我跟阿擺姊姊說,不如我們先去四樓逛逛,在下來叫歐擊跟拉瑪走吧。

於是我跟阿擺姊姊跟著幾個日本人上樓,
卻發現四樓是鋪著榻榻米的和室。

當然這裡有和室並沒有什麼好驚訝或是稀奇的,
但是那幾個日本人走掉之後,我跟阿擺姊姊就把拉瑪跟歐擊叫起來。

「欸欸欸,跟你們講個好睡的地方。」

然後就這樣,我們四個在和室裡玩了很久;
拉瑪跟歐擊睡得很開心,
我則是跟阿擺姊姊研究浮世繪的版畫研究得很開心。 XDD

就在拉瑪和歐擊大概睡了十幾分鐘之後,
我才環顧四週,戳戳阿擺姊姊跟她說:「阿擺姊姊,我發現這裡有監視器...」

不過管理員並沒有上來叫拉瑪和歐擊不要睡覺了,
如果不是常常有人在這邊睡覺,就是管理員是個好人知道他們很累,
不然大概就是那個監視器根本也只是個裝飾品不能用。 Orz


餘暉

逛完浮世繪館,阿擺姊姊突然提議去大阪港,
反正大阪卡都開了,坐電車坐得遠一點也比較划算。

(這群人完全就是歐巴桑心態...=.=)

於是就決定往大阪港前進,
但卻發現大阪港也沒有預期當中那麼遠。

出了車站轉個彎,巨大的天保山摩天輪佇立在眼前,
我們開始研究要怎麼去天保山摩天輪呢??

其實也不需要研究,就看著摩天輪往前走就好了。

四周的街道安安靜靜的,沒什麼行人,也沒什麼車子,
我們從市區來到郊區,傍晚的微風吹著就好像一點都不累。

坐上人煙稀少的天保山摩天輪,從上俯瞰整個大阪港,
四個人嘻嘻哈哈的非常開心,或許是感染了這樣寧靜的氣氛,
所有的一切都變得美麗而值得被記在回憶裡。

夕陽慢慢的落下,餘輝映著金光燦燦的河面,
淡水和海水的交界點,四個人坐在河邊靜靜的看著風景。

不說話,也很開心。


極樂

極樂商店街是個非常非常奇妙的地方,
那種奇妙已經是非言語能夠形容的奇妙了。 @@||
(而且我們總是不能好好念它的名字,每次都講成極樂世界。 XD)

剛好這天是Lady's day,我跟阿擺姊姊不需要入場費。

極樂商店街一直到我們進去之後才發現這個地方的主題;
重建古老的大阪街道、一家緊挨著一家的商店、
販賣早已經只殘存在記憶當中的各式玩具、聲聲招攬客人的殷勤語調...

我們逛了很久才決定在一間燒烤店坐下,
或許是那個老闆娘熱情的接待,用簡單的英文單字強力推銷,
還可愛的指著菜單上的招牌餐點說「delicious」,然後還做出流口水的樣子。 XDD

這樣難卻的盛情讓我們坐了下來,
看不懂其他菜單,店員比手畫腳跟我們溝通,
這才深深感覺到其實來日本玩也不需要會日文嘛...

吃東西的時候隔壁有個看似外國人的男生,
我把吃完的筷子擦乾淨,拆開放在一邊。

那個男生似乎看了好陣子,突然趨向前來跟我說了一串日文,
我再度報以跟下午相同的迷惑眼神,他又另外用英文說了一次。
(到底是我像日本人?? 還是他們覺得來日本玩的人應該要會日文啊??)

總之他大大的稱讚了我的筷子非常厲害,
雖然我不太懂厲害在哪邊...,不過我還是謝謝他的稱讚。 XD
(大概是可以分屍很厲害??!!)

最後他還幫我們跟店員照了相,
但因為大家都不知道為什麼,居然忘記了應該也跟他照一張的。 Orz


遲來的晚餐

當然了,幾串燒烤而已怎麼填得滿拉瑪跟歐擊像是無底洞的胃??
連我跟阿擺姊姊都沒有飽了,對兩個男生來說那些食物更是塞牙縫而已。

於是我們去旁邊的拉麵店吃有名的四天王拉麵。

這家拉麵真的好好吃喔,
雖然我來到這裡才發現他們喜歡在湯頭裡加入薑(還是香茅??),
所以湯喝起來都會有種微微的辛辣味。

台灣的拉麵通常都沒有這種味道,
不過這個味道跟拉麵出乎意料的適合。

湯頭跟中午的大阪燒一樣很鹹,
不過我還是喝了一半,因為真的好好吃。 ^________^

吃完拉麵以後走出店家,大家看見路上很多人手中都有冰棒,
忍不住也想去買支冰棒來吃。

嗯...但是沒有人知道這支冰棒到底吃了是好還是不好。 XDD


最初的殘念

所有的一切就從這裡開始,
但是並沒有在這裡結束。

這天晚上最後的行程是去梅田的空中庭園,
這是前一晚所有人都一致同意要前往的景點,非常有默契。

八點多從難波站出發,搭乘御筋堂線的電車,
每個人都很開心又有點擔心,因為梅田有點遠,
不過看地圖空中庭園應該是在車站附近,應該不需要走太久吧??

在車上閒聊,其實四個人也沒有特別緊張,
畢竟想說開到十一點,還有兩個多小時一定可以到的。

走出梅田車站,四個人開始拿著地圖轉來轉去想知道要往哪個方向走,
不過這邊我們從來沒有來過,地圖也沒有很清楚,
所以還是小小走錯了一段路才找到正確的位置。

但空中庭園離車站也太遠了吧!! Orz

就在我們確定方向是對的之後,開始了漫長的走路過程,
明明地圖上看起來沒有那麼遠啊...

空曠的四周還有遼闊的馬路,這邊根本就是信義計畫區的翻版,
地下街很長很長,不過只是單純的地下道沒有商店。

我們在快到空中庭園的時候看見三個韓國女生,
不知道歐擊哪來的直覺,非常篤定的說:「跟著她們走就對了!!」

四個人也很詭異的完全沒有質疑這句話,
尾隨三個韓國女生往百貨公司走。

邊走阿擺姊姊還說:「這好像在演西雅圖夜未眠喔...」

相約在帝國大廈的男女主角到底能不能見面呢??
到底要不要去帝國大廈赴約呢??
到底結局如何呢??....

(你以為我們跟著三個韓國女生走錯路了嗎?? 錯了,她們真的是要去空中庭園。)

不過我們不是在拍電影,
也沒有梅格萊恩那種正妹跟湯姆漢克那種精湛的演技,
就這樣一路的辛勞來到空中庭園。

然後,它‧關‧了。

對,你沒有看錯我們也沒有看錯,空中庭園關了,
絲毫不留情面的「closed」牌子把所有人擋在外面。

歐擊不死心還是走到裡面的櫃檯去詢問,
但是毫不通融的日本人當然還是拒絕了這項要求,
即使我們才比最後入場時間晚了五分鐘而已。

喔不過看到時間就更尷尬了,
這個時間呢,是九點三十五分。

到底是誰說空中庭園會開到十一點的??
(這件事情到現在還是個謎...XDDD)

但都到了,怎麼可能空手而回??

四個人索性站在門口跟「closed」的牌子照相,
雖然無緣瞧見傳說中大阪的夜景,不過這樣也好,
真的看了夜景,說不定就不會這麼開心的把這件事刻在回憶裡了吧...

回到民宿,十一點半,
這天依舊是腳快斷掉累翻的一天。

e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