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床的任務

我跟阿擺姊姊起床之後的任務就是要把拉瑪跟歐擊叫起來,
這是個浩大的工程,每天都要研究不同的方法才行,
不然的話拉瑪跟歐擊就會賴在床上。

這天早上拉瑪特別難叫,我們只好用盡辦法,
我把手機拿出來讓它每分鐘都都叫一次、
阿擺姊姊拿著刮鬍刀騙拉瑪叫他去刷牙。

然後折騰了很久很久以後,拉瑪才甘心離開枕頭。

相較之下歐擊的起床方式很簡單,
不過這是在無意中發現的。 XDDDD

我跟阿擺姊姊看歐擊還在睡,
就說:「那不然我們先去吃早餐再回來叫歐擊好了。」

結果歐擊瞬間就坐了起來!!! @@||
我們嚇了一跳,問歐擊怎麼了...

歐擊用還在恍神的語調說:「我聽到你們要去吃早餐...」
(從此之後我們都用吃早餐來叫歐擊起床。 XDDD)

而且早餐對現在的歐擊來說非常重要,
因為昨天在MUJI花了一萬多日幣的歐擊有鑒於他買了太多東西,
清醒過來覺得自己應該要省點花,那不用花錢的早餐當然要多吃點。


空蕩蕩的桌沿

這天我們非常早,到黃阿姨家的時候完全沒有人在吃早餐,
所有的杯子都還整整齊齊的擺放在桌上。

我們從冰箱裡面拿出牛奶、從櫃子裡拿出吐司跟奶油、果醬,
然後四個人坐下來獨享只有我們的早餐桌。

不過我以為出來玩的人應該都會傾向早起出門去玩樂,
畢竟出發之前我看了很多別人的網誌遊記,
大家不都是六點起床,六點半就開始玩了嗎??

怎麼原來別人也差不多都睡到八點才開始陸陸續續吃早餐呢??

看來是我誤會了,出來玩也要睡飽才有力氣玩,
而且晚出門自然就晚回家,難怪我們天天都十點十一點才回到民宿。


高聳的古城

第一個行程是姬路城,基本上有班阪神特急會直接到達,
但是因為我們看不懂日文,所以就決定隨緣吧,
反正就算不會直達,那大不了就是轉車罷了。

沒想到我們居然莫名奇妙的搭上了直達車,
理所當然的,歐擊跟拉瑪又安心的睡了。

不過也不知道是不是這天真的比較累(難得早起後遺症??),
我也在車上小小的睡著了一下。

沿途經過萬里無雲的艷陽下,湛藍得要滴出水來的天空非常漂亮;
通過了海上的鐵道,往下看是深藍的海水,可以看見隱隱約約清澈水底的淺礁。

我們讚嘆著這方的美景,卻也沒忘了注意到底哪站要下車,
但根據歐擊導遊的名言:「跟著人群走就對了!!」,
於是在每次電車停下來的時候我們就會看看四周的人有沒有下車。

漸漸的人越來越少,不過因為我們很確定要坐到最後一站,
所以並沒有驚慌,打算等到全車的人都散得差不多了再下去。

就這樣電車在某個站停了下來,四個人依舊抬頭研究四周圍,
發現大約還有四五個旅客坐在車上,也跟著安心的坐下來等車開。

等著等著,時間好像過的有點久,可是車都沒有要再啟動的意思...

我們開始有點懷疑,又抬頭看看那些旅客,
他們的的確確還很悠哉的坐在座位上,
所以應該還沒有要下車啊。

最後歐擊終於沉不住氣,他跑出車門外研究月台上的站名,
然後有點驚慌的跑回來說:「我們到站了啦!!」

大家趕緊拿起手邊的東西迅速的移動,
這才趕在被電車載回大阪去之前離開車子。

結果.........我們看到那群悠哉悠哉坐在車上的旅客,
跟著我們驚慌失措的下了電車....Orz

那其實是一群韓國人,大概也是奉行「大家都下車就是到了」的原則,
結果跟我們兩群人互相對望來對望去,
各自都以為對方還沒下車就是還沒有到站吧。 XDDDD

(為什麼我突然想到殘念的空中庭園??)


來神戶的目的是要去姬路城,
而走在神戶的道路上會有種奇妙的違和感。

這邊的氣息不像京都那麼古老,也不像大阪那麼年輕,
有種融合之後自成一格的特色。

(而且超像中山北路。 XDDD)

姬路城就在出了車站之後的路底,
寬闊的馬路放眼望去雖然看不到姬路城,
不過還是可以看到飛揚的旗幟,指引我們如何找到傳說中的城堡。

遠遠的姬路城看起來氣勢中帶著點趣味性,
白色的外牆跟彎翹的屋簷,好像永遠都在望著天空微笑。

姬路城門口有座小橋通往城門,跨過護城河,
但是小橋看起來跟神戶一樣都很年輕,跟我印象中的小橋不太相同。

走進去之後還要越過整片的大草原才能走到姬路城的山腳下,
那是不太短的一段路,但是我們從來沒有想過原來這只是開始。 Orz

外圍的建築非常的複雜,如果不是照著「順路」走,
大概就會在裡面迷路然後走不出來。

我們一路研究著姬路城城主歷代的家徽,
各式的家徽都有其代表的意義,雖然有的圖案真的很難分辨出來,
不過那些都很有特色,我想如果可以看懂意義一定會更有趣。

走到裡面的建築,放眼望去又是草原,
這表示我們來到主建築的山腳下,接下來要做的就是爬上主建築。

不過這的時候我們大家都有點熱到不行,
看到許多遊客都站在草原旁邊的涼棚下休息,
於是我們也走過去想要看能不能讓自己降低點溫度。

涼棚下滿滿的都是人,姬路城的管理處在這邊架好灑水的管架,
就是在路上可以看到降溫的那種,會往外噴灑出霧狀的水氣。

我們休息過後才又開始攀岩的旅程。
(姬路城沿著山蓋,真的超像在攀岩的...)

每個人都說姬路城這樣迷宮重重疊疊的原因大概是城主很怕被謀殺,
所以我們每當走累的就會想說,這個城主絕對人緣很差,
不然的話幹嘛把自己家蓋成這樣。

姬路城裡面要把鞋子脫掉換穿拖鞋,
然後就可以看到每個人都人手一袋自己的鞋子,畫面很有趣。

樓梯則是我們最受不了的地方,不僅又窄又小,而且非常非常的陡峭,
上樓梯一個不小心就會往後倒,下樓梯就更不用說了,
我超怕腳一滑就整個人用滾的滾到一樓。 =.=

但姬路城的窗戶看出去非常的漂亮,可以看到很遠很遠的地方。
(想想我們爬了多少樓梯就知道。)

天氣很熱,但是從窗戶吹進來的風卻非常的涼爽,
所以我們大家就一人佔據了一個窗戶迎著風看著風景。

本來不打算爬到頂樓,但是居然發現下去的樓梯另外被圍起來,
所以不太可能半途而廢,只好認命的繼續往上爬。 Orz

爬到頂樓最奇妙的就是看到一個供台,
不知道供奉的是什麼神明,不過在城堡裡面看到還滿奇妙的。

接著就是迅速的下樓梯脫離忍者體驗營的時候了,
我想每個人都是想走的很快卻沒有辦法走很快,
有人還轉過身來倒著下樓梯,好像是覺得這樣比較好走。 XDD

(樓梯真的很陡啊,那個城主一定是個宅男,才會不知道樓梯有多難走。)

中午的午餐是讚歧烏龍麵,
很剛好的出了姬路城就在路邊有烏龍麵的分店,
又很剛好我們四個人都很想吃烏龍麵,所以就很順利的無異議通過。

結果當然是非常的好吃!!!

大家邊吃著自己碗裡的烏龍麵,還一邊看著隔壁桌的冷麵,
看起來都好好吃的感覺,拉瑪還想要再點一碗冷麵,
就因為隔壁那桌的冷麵看起來真的非常誘人。


海天一色

下站是舞子公園,可以從山陽姬路搭阪神線直接過去,
我在電車上不敵大熱天攀岩的疲倦,還有早上的早起後遺症,
終於跟著每上電車必睡的拉瑪歐擊們睡成一片,
只剩下阿擺姊姊一個人看風景。 XDDD

到站之後發現是個非常非常小的站,
從月台可以看見外面叢生的翠綠青草,
電車轟隆隆的開走之後,四周彷彿被關掉了聲音,靜得嚇人。

阿擺姊姊在看路線圖,拉瑪跟歐擊坐在月台的椅子上,
我靠著月台向路邊的欄杆遙望著鄉間的風景。

風吹拂過來非常的舒服,我微閉上眼睛聽著風聲和鳥囀,
好像這樣就可以把日本的寧靜都帶回家。

太陽很大很大,但是在月台裡面曬不到太陽。

阿擺姊姊還在研究路線圖,一台電車來了,
我們望著這台電車好像應該要上車,轉頭要去叫阿擺姊姊,
然後電車就迫不及待的跑走了...@@"

就這樣,在這個沒有人想走在大太陽底下的時候,
錯過了我們應該要搭上的電車。

不過討論了一番,四個人都同意不如去明石跨海大橋看海景,
聽說明石大橋的觀景橋是有冷氣可以吹的,
這樣就不用大熱天還要曬太陽走來走去又很累。

走出小小的車站沿著路走,突然看到好像是舞子公園的招牌,
大家都很開心,就順著招牌走進去。

邊走卻一邊覺得越來越奇怪,公園怎麼會長這個樣子,也太像住家了吧??
不過說是住家又太牽強,住家沒有把門開著讓大家進來的道理吧??
而且那個門口的確是還滿像公園的,走進來的庭園也很像啊...

然後我們就看見了..........一間餐廳。 Orz
(原來我們進來的地方是餐廳的庭園啊...)

四個人趕緊退出那個不是公園的地方,
轉身繼續去找明石跨海大橋。

就這樣,我們莫名的在車站附近走了一下的路,
然後拉瑪就看到了他所謂的「舞子海上嘰嘰呱呱公園」。
(其實本名應該是「舞子海上@#$%^公園」,啊因為日文看不懂...XD)

鹹鹹的海風吹過來,海天一色,跨海大橋伸展成斜斜的一條線,
我們坐在看台上望著遠方,什麼都不想做什麼都不用想。

鋪天蓋地的藍很透澈,我的心情也是。 ^___________________^


文化衝突的異人館

從跨海大橋走出來,看見旁邊的小公園裡種滿了松樹,
我一直都覺得很好奇,為什麼日本人好像很喜歡在公園種松樹??

歪歪曲曲的樹幹頂著針般的墨綠樹蔭,
其實看起來頗有蒼老的味道。

拉瑪跟歐擊又開啟他們的GPS,
我跟阿擺姊姊兩個人只要跟著他們走就不用思考路要往哪個方向才對,
反正他們兩個男生會負責把路給找到的。

我決定以後出國也要在腦袋裡面裝一個,用不到的時候自己找路,
不想要找路的時候就可以打開GPS定位系統,
這樣一定非常的方便。 XDDD

走回車站以後搭車前往北野,
然後下車之後就看到天母的路在我們眼前。
(真是走到哪都有台北的影子耶...@@")

這個地方有很多很多各式各樣的文化,匯集之後發展出自我,
在神戶這個地方展現屬於他們的樣貌。

走著走著,我們很輕易的發現趕不上北野異人館的閉館時間了。 Orz

其實心裡某個部份大概也很清楚應該是趕不上了,
只是還滿想來異人館這個地方走走看看的,
即使趕不上北野異人館的時間,我還是覺得看看也不錯。

歐擊心繫著六甲牧場的冰,沿途看著店家一家一家的收店關門,
我們忍不住覺得五六點就關門的地區真的好奇妙。

本來有打算在這邊買個巧克力之類的帶回台灣,
可是心裡面又想說要怎麼帶回去呢,食物可以放在行李箱裡嗎??

猶豫之間,就又把巧克力放回店舖裡去了。

六甲牧場的冰在我們到達的時候已經逼近關門,
但是幸好還沒到收攤的地步。

我們個人點了一支冰淇淋,不過我覺得沒有特別好吃耶,
雖然味道是很不錯啦,只是我不太喜歡有點水的冰淇淋就是了。

我們拿著冰淇淋坐在冰店旁邊的椅子上,
才吃了兩口就發現冰店開始收拾他們擺放在門口的旗子,
然後不到五分鐘鐵門就拉了下來....

就這樣,這條路上唯一開著的店家也關了。 Orz


回到北野車站附近,有種又回到鬧區的感覺,
我們決定要各自去逛各自的景點,所以我跟阿擺姊姊走向「超級市場」。

超級市場裡有很多台灣沒有賣的東西,
例如他們的超級市場會賣生魚片,但是很奇妙的還是沒看到青菜耶...

我跟阿擺姊姊買了飲料到天橋上去坐著聊天,
看著慢慢暗下來的天色,霓虹燈接二連三的亮起,
車潮和人潮在我們放眼望去的地方穿梭。

後面是JR線的車來來去去,眼前走過的人熙熙攘攘,
或許是因為在天橋上的關係吧,感覺四周的景色特別清楚。


夜裡的絢爛

最後的行程是神戶港,四個人用不可思議的方式往正確的方向移動,
居然也讓我們來到了預計到達的神戶港。

神戶港很乾淨很整齊,遠處的摩天輪在夜色裡閃耀著光芒,
對面的餐廳盈盈的亮著,映照在港口的水面上像是浮動著點點星光。

四個人在港邊脫了鞋,或坐或躺,
靜靜的不說什麼話,遠方的燦爛帶來的亮度剛剛好,
我們不需要太多光源,一點點就好,這樣就很舒服。

最終還是要從這裡回到大阪。

三宮站好難找,走了好久好久,
它的地下複雜程度和寬廣程度大概是台北車站的二十倍,
然後就這樣我們在地底下走了很久的路,才終於撘上了回大阪的車。

剛上車就看見日本人每個人照慣例拿出手機來玩。

我問拉瑪說:「你旁邊那個女生到底在幹嘛啊??」
(心裡os:是怎樣手機可以玩這麼久??)

拉瑪偷偷的研究了一下:「她在打簡訊。」
(然後過了20分鐘以後那個女生還是在打簡訊...@@")

今日大發現:日本人沒有手機就不知道要幹什麼了。 XDD

十一點半到家,
一點半就寢。

e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