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始有終

怎麼開始的當然就要怎麼結束,
所以就在我跟拉瑪再度拿出手機當鬧鐘的這天早上,
就跟第一天在日本醒來的時候一樣,又整整延遲的一個小時才響。

這就是傳說中的有始有終,既然第一天有時差,
最後一天當然也要來個時差。

昨天晚上我們就很認真的收好了大半的行李,
還有些東西是今天早上才能收的。

疊起棉被,打包好手邊的物品,
雖然下午才打算回來拿行李,但是看著空蕩蕩的房間,
這才終於有種真的要離開了的感覺。


分開旅行

我想了很久不想跟阿擺姊姊用同樣的標題,
但是還是覺得這個標題最適合我們。 Orz

我們沒有問對方要去哪裡,只約好了三點半在黃阿姨家集合,
或許這是無形之中形成的共識,四個人分成兩組,各自前往自己想要去的目的地。

我跟阿擺姊姊說好了要再去京都,
首先是阿擺姊姊在二條城還有任務沒有完成,
再來是我很想要去看看這個傳說中大政奉還的城堡。

我們先看好了地圖和路線,兩個人開開心心的搭上車,
在沿途上交換相機看對方照了些什麼照片,
發現每張照片都可以讓我們發出會心的笑聲,想到美好的回憶。

阿擺姊姊開始研究起各個車站的月台鈴聲,
台灣的捷運站會發出緊迫的逼逼的聲,這邊的月台則是會發出很悠揚的音樂。

而且不同的線會有不同的音樂,
聽不懂日文也沒有關係,聽到這個音樂就知道有沒有上錯車。

兩個人下了車就開始找公車站牌,本來已經看好了公車號碼,
不知道為什麼到了地面上居然找不到,後來才發現原來在轉角後還有公車站。


來到了二條城,二條城的城門口比大阪城更華麗,
只是如果除去門口華麗的部份,城門口其實也沒有差很多。

阿擺姊姊說過這邊是德川家康覲見日本天皇的地方,還是大政奉還的地點,
大政奉還根據我殘存的記憶,指的應該是幕府將手上的權力交還給日本天皇吧...

這點對錯就不要太計較了,出國之前就研究過我和阿擺姊姊對日本的了解,
兩個人思考了很久,都覺得自己對日本的了解應該只有五分吧。

阿擺:我想...我對大阪的了解應該只有五分。
我:(驚,沒想到阿擺你還有五分。)........我......

阿擺:不過滿分是一百分。
我:.............那我大概也只有五分吧...
  這還是加上柯南裡面看來的知識才有五分。

二條城跟大阪城一樣,都是裡面還有一座城池,
外面跟裡面都有完整的護城河,或許是日本的城都是蓋成這個樣子的。

我們研究著沿途的御殿,那些房間都是開放式但不可以進去的,
有用繩子圍起來,我們只能在走廊走走看看。

大政奉還的的房間卻嚇了我一跳,因為房間裡面為了模擬當初大政奉還的場景,
所以放了很多很多的假人,我還想說怎麼會有人在裡面咧!!

這個房間因為放了假人的關係,看起來並沒有明信片上那麼有氣勢,
不過另個房間跟這個很像,就相當的氣派喔!!

房間的拉門跟牆壁上都畫著「障壁畫」,
也是這樣才會讓房間看起來非常金碧輝煌,好像鑲了金箔一樣。

我們都覺得二條城比金閣寺來得更有壯觀的感覺,
即使同樣的都是金光閃閃,但是金閣寺就很匠氣的遜掉了。

二之丸御殿最好玩的地方就是「鶯聲走廊」,
走在走廊上就會發出啾啾的鳥鳴聲,聽說是為了安全的考量,
這樣只要有人走過走廊就會立刻被發現。

我跟阿擺姊姊一邊研究走廊哪邊踩下去會發出啾啾聲,
一邊研究要隔多遠才會有啾啾的鳥叫聲。

不過我心裡面都想說日本的忍者應該也沒有那麼笨,
直接大剌剌的從走廊走進來吧?? @@"

是說看過了姬路城跟二條城,有種果然高處不勝寒的感覺,
每個城主都很擔心自己樹敵太多,發明了各式各樣的機關來延長壽命啊...


每天都是大太陽真的有點受不了,京都比台北還要熱。

二條城大概最失敗的就是庭園,
因為庭園當中的花草樹木都被修剪得很死板,
我不喜歡那種被修得圓圓的樹木,打從心裡覺得樹不應該長成這副德性。

迎面走來幾個外國的白人,不知道是因為膚色白的原因呢,
還是因為太陽真的太大的原因,總之那個外國人被晒得好紅好紅,
我看到他的臉都不禁睜大了眼睛,很懷疑他應該曬傷了吧。

我們走到紀念品區,我想著應該要買把扇子給媽媽,
京都很有名的舞扇堂我們已經不會再經過,
要買扇子的話這應該是最後的機會了。

其實京都的扇子都很有名,絹扇好點的兩三千日幣也有,
可是我想我娘連塑膠扇都會搧壞了,買絹扇壞掉了我可不會修啊...

不過我後來買了一把很漂亮的扇子,雖然不是絹扇,
可是黑底金色的櫻花流過,真的很特別。

買好了紀念品跟明信片,我們就開始找了個位子坐下來,
先是寫好明信片,然後開始拍寄出前的明信片。

阿擺姊姊有很多很多的明信片要寫,所以我就開始有點想睡覺,
不過這個地方真的很舒服,不會太冷的冷氣,不會太吵太多的遊客,
於是我就趴在桌上偷偷的睡著了。

一直到一點半我們才離開二條城,
回到本町的時候兩點半左右。


歸途

我們先去買了郵票,在空無一人的餐桌旁邊努力的貼好郵票,
然後走去後面的郵桶把明信片丟進去。

三點半,去逛黑門市場買了很多東西的拉瑪跟歐擊回來了,
我們回到民宿拿自己的行李,環顧了房間,真的要說再見了。

又回到黃阿姨家,大家開始把新添購的物品塞到行李裡,
阿擺姊姊突然想到她忘記把要送人的京都杯裡面的兌換券拿出來,
不過因為那個京都杯是已經包裝好的,我們就提醒阿擺姊姊,那個包裝很難拆。

其實我昨晚拆的時候重點不在很難拆啦,
重點在很難把它包回原樣,最外層的星巴克紙非常薄,
又貼了星巴克的貼紙,完全沒有辦法撕起來還可以黏回去。

沒想到阿擺姊姊的杯子居然犯規!!!

她先打開包裝上的緞帶,
然後靈機一動就這樣把手從上面伸進去。

我還說:「這樣是不行的啦,裡面還有包氣泡紙。」
(至少我的氣泡紙包得很實。)

可是她居然打開了,
應該是裡面的氣泡紙包得很淺的關係。

我不禁覺得很傷心啊,
我的杯子也是要送人的結果包裝被我拆壞了。

拖著行李往外面的路上走,轉頭跟黃阿姨說掰掰,
就像每天早上出發去玩的時候一樣,只是這天晚上不會再回到民宿了。


在難波再度搭上了往機場的南海電鐵,
我的心情本來非常的愉快,心裡面想著這真是非常完美的旅行。

然後就發現,我的相機不見了。(大哭)

不要說相機不是我的居然弄丟了,
相機裡面還有將近三百張這七天來的照片啊。

我找遍了行李箱,但是我很清楚的記得我沒有放進去,
因為在最後收東西的時候我遲疑了很久,
想說到底要不要把相機放進去呢??

最後就想說還是帶在身上好了,
所以我非常確定我把它放進了隨身的小包包。

六點多到達機場,我打電話回民宿,
阿姨也說沒有在那邊。

最後只能很沮喪的先去托運行李、領登機證,
去星巴克把最後一張兌換券用掉,再去麥當勞吃在日本最後一天的晚餐。


最後開始準備出境,沒想到排隊的隊伍前進得異常的慢,
我們一邊排隊一邊擔心,時間慢慢的流逝來到八點,
這已經不是刺激可以形容的境界了!!!

八點二十分的飛機提前到八點五分飛,
離登機的時間只剩下五分鐘,關西國際機場又大到離譜,
還要從出境的門搭接駁的空中電車到登機門去。

幸好在辦理出境的時候有一個舉著「Taipei」牌子的空姐出現,
她帶著我們全力奔下手扶梯,順著機場的路線衝刺,
雖然她說八點十分登機門就要關了,可是我們一直到八點五分才跑進接駁纜車。

接駁車的門一開,四個人又拿著登機證全力往前賣力的跑,
我跑大隊接力都不知道有沒有這麼認真。 Orz

不過在登機門前面居然又被攔下來做金屬探測,
幸好只要阿擺姊姊一個人就好了,也沒有逼逼逼拖延到時間,
不然我們就真的要跟飛機說掰掰了。

站在登機門前面的空服員用一種「全飛機都在等你們耶」的表情看著我們,
我們也覺得非常的不好意思,事實證明也真的只是在等我們而已。

因為坐下來不到五分鐘飛機就開始移動了,
我連安全帶都還沒完全扣上耶!!!

(為什麼我打這段也打得好累,好像又經歷的一次飛機歷險記)


飛機上的夜景

從日本的夜景,轉換到了台北的夜景,
我們都不想結束旅行,不想睡,不想回去面對依然要面對的現實。

日本像是個異世界,在那邊我們很盡興很盡情,
不用思考太多,只要專心讓自己快樂。

好夢由來最易醒,或許我們只是還沒有做好面對的心理準備,
還沒有找到自己的定點,還沒有看見想看見的風景。

回到台北,面對燈火通明的台北城,
這個好像大阪的城市,這個熟悉又陌生的土地。

終於,還是結束了,
下段故事要開始了。

eart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